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心上兀地起了风了

时间:2019-04-15 16:32

  老柴是工地的焊工。老柴其实不老。工地的人都喊他老柴,是因为他15岁干上焊工,一干10多年了,是老焊工了,平焊立焊仰焊,对他来说,都不在话下。尤其是他的活儿做得好。经他手的焊活儿,严丝合缝,跟长在一起一样平整。

  老柴脸上架着墨镜,一身灰白帆布衣服,里面却翘出来个大红的绒衣帽子,两根红带子像女孩的辫子一样,在胸前跳,他举着焊工镜,扭头笑骂徒弟,说你知道一顿吃几个馍不?说了八百遍了,怎么就记不住?

  刘小梅好看,也善良,虽说离了婚,可她刚生了孩子,浑身上下一股奶味,人虚胖得像发酵的白面,忽突突地往外喷着甜腥味。

  这个倒也罢了,老柴也是离过婚的,还带个孩子,刘小梅的孩子呢,断了奶就要送到婆婆家去。就是这个婆婆家,让老柴惧怕。怎么说呢?刘小梅的婆婆家,是十里八村有名的“贼窝子”。刘小梅的公公婆婆常趁着夜深时,溜到附近的工地去偷东西,这家儿子,也就是刘小梅的丈夫,也常常跟着父母一起偷。刘小梅父母看上了他家有钱,说人家又不偷老百姓,偷公家的怕啥。这算什么话。刘小梅差点气晕。可父亲有病,哥哥又是个残疾,到了娶媳妇的年龄,伸手给谁要钱呢?刘小梅答应了婚事,可有个条件,要在县城开店。谁知,店还没开,刘小梅的丈夫就因盗窃被逮了进去。

  刘小梅哪能听不出话里的意思,只是这感情由不了人,工地上,要是老柴在她附近干活,她就高兴得心噗噗乱跳,手里的铁丝也变成了绳索,三下两下就拧好了。刘小梅说,我就拿时间磨你吧。

  那天,老柴干活儿时眼睛被焊花刺了。一个老焊工能让焊花刺了眼睛,说起来让人可笑。可老柴的两只眼睛真的被刺伤了,千万根针扎一样的痛。眼药点上了,还是刺疼。

  老周抬脚要走时,老刘骂开了。老刘骂老李就知道瞎咋呼,说你懂个屁,人奶,你到哪儿提去?还一箱,你咋不拉一头奶牛来。

  老刘叫老李想法子到附近村子找找去,拿上点心拿上钱,让奶孩子的媳妇挤点奶。老刘说,平日里酒桌上总是说你多能多能,这回你看咱兄弟疼着不管了?

  人奶,哪容易?老李黑糙的手指头把一头乱发搔成了鸟窝,没了主意。突然,老周把手拍得炸响,说刘小梅,找刘小梅啊,现成的奶水。

  刘小梅听说老柴眼睛受伤,也跟了过来,给老柴洗衣服,又在电磁炉上给老柴煮面条下饺子,把老柴照顾得也周到、也妥帖 ,是用了心了。

  刘小梅站在门口,手里捧着刚挤的奶水,也欢喜,也伤心,心上兀地起了风了。她把碗放到床边,脸红红的,有一种温和朴实的深情,心里的风卷到脸上,是动了感情又极力在掩饰的表情了。

  刘小梅抬起眼睛,看着老柴,好像是,没听明白。老柴又说,你帮我洗洗吧。刘小梅这次听清了,她的心上就漾了好几个漩涡,圆圆的涡,很美。可她什么也没说。看着老柴满脸的真诚和热切切的眼睛,她突然觉得自己不配老柴。老柴人长得好,又有技术,为人又仁义。自己有什么呢?刘小梅紧紧地抓着门框,说,我还有事,让老周帮你吧。

  老柴急得想睁眼睁不开,只冲着门口嚷,小梅你明天帮我洗好不?明天我等你来。

  门口静静的。老柴忍着疼,睁开一只眼。门口没有人。阳光从门缝里溜进来几道光,白亮亮的,给地上画下了横横竖竖的细线。